杜均再次创下办实业,FCoin的交易所变革注定退步

根据天眼查信息,“一本财经”所属的北京止水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在2018年5月获得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一家名为“SINGER CAPTIAL”的公司,实为张健所有的歌者资本。何一在声讨中称,张健是一本财经背后金主。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杜均早在5月就已经入股北京区块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参与Hiwa的孵化,其中,杜均持股30%,那么,为何选择在这一时间点高调公示自己担任该项目联合创始人?

7月21日,赵长鹏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表示,币安未来没有开展交易即挖矿这类业务的打算,“这类模式接下去1到3个月就不会存在了”。

近日,比特币、以太坊价格持续暴跌,自此以后,市场恐慌指数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

ARP“超级玛丽”式的K线走向将矛头对准FCOIN创业版的上币机制。“累计充值账户数”的排名上币机制提供了充币刷票的操作空间。

哪怕火币HADAX与FCoin声誉尽毁,考虑到自身的利益,杜均也不过是做出“两害取其轻”的最优选择而已。

图片 1

与此同时,曾经投票上币模式惨遭失败的火币HADAX,应创始人李林“推倒重建”的号召再推HADAX 2.0。

从这个意义上,FCOIN的革命是注定失败的。在没有制衡的区块链的泡沫之中,走上高位的新交易所,会继续复制权力变现的老路。

一方面,交易挖矿被滥用,FCoin平台币FT价格几近归零,创始人张建又推出了FCandy、FT1808 、FT1908等多种让人“眼花缭乱”的代币,以一种更加看不懂的方式“服务”社区用户;另一方面,在FCoin上线的项目屡屡破发,众多投资者损失惨重,其上币规则、社区玩法更是频繁更新。

发达国家的公司制证券交易所呈现出设立内部监督部门的趋势,用以监督和评估交易所本身的监管职能。同时,为了尽可能降低股东对交易所公允性的干扰,限制股东股权及职位成为主流做法。多伦多交易所就规定,在未经安大略证券委员会批准的情况下,所有持有者的未偿付股份不得超过5%。

表面上,杜均与李林似乎已经不计前嫌,共同助力好资产配好交易所,保护投资者利益。

强势地位是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公共基因,在缺乏自律的运营环境下,表现为利益倾斜、有失公允,收割投资者的不当行为。

据了解,Hiwa是一款用于管理交易所和钱包账户盈亏情况、资产波动的工具型APP,支持火币、HADAX、币安、OKEx、ZB等交易所的资产管理。

脱下流量外衣,FCOIN作为交易所的公允性问题浮现水面。

原链得得运营合伙人、仅在FCoin出任运营总监不足一周便宣布离职的周小雪也在微博上表示,”FCoin已经历一场较大人事变动,老板娘(创始人张建夫人Lynn)将主导FCoin的市场及运营工作。“

如今,褪去“交易即挖矿”的流量红利之后,投资者发现FCOIN显然不是革命者。

2018年7月,Hiwa产品上线数日之后,金色财经采访Hiwa CEO陈超,针对这款资管产品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在此次报道中,文章只字未提Hiwa与节点资本、杜均之间的联系。

张健曾担任火币网CTO,与火币系资本关系密切。在其创建的博晨技术股东名单中,火币网和节点资本杜军均在其中。

当初出走火币,称交易所的强势与独裁一去不复返的杜均,此刻却通过Hiwa与火币再度合作。

随后,亦来云以参与币安投票上币的方式冲击该交易所。此间,受连续排名第一的利好影响,亦来云的价格在火币上一度逼近600元人民币。

图片 2

1773年,伦敦出现了第一家股票交易所。相比传统金融体系中的证券交易所,虚拟货币交易所是个新事物。当下,证券交易所有会员制和公司制之分,从经营目的和股权上来看,虚拟货币交易所与公司制证券交易所更为相似,以营利为目的。

也许在杜均眼里,FCoin已然成为一枚弃子。再加上近日以来,比特币、以太坊创半年新低,寒冬已至,币圈大佬们似乎不得不开始抱团取暖,昔日与火币”决裂“的杜均,将微信头衔由节点资本变更为Hiwa,也多少表明了他此刻的态度。

1999年,美国证监会做出两个重要决定,允许纽交所上市公司在不满纽交所服务的情况下,转移到竞争对手(Nasdaq/Amex)上市;同时允许电子交易系统自由交易所有纽交所上市股票(此前主要是NASDAQ)。此举加速了交易所的竞争,“公允性”作为竞争资源的重要程度充分凸显。

如果此前杜均不满火币强势、HADAX规则天天变,称之为独裁者,拥抱FCoin的杜均,又怎会受得了“作死”的FCoin,对其听之任之? 

6月30日当天,FCOIN的成交额骤降三分之二。2天后,FCOIN推出“FCOIN创业板”,采用累计充值人数排名上线的机制。这意味着,项目的充值账号越多,越容易上币,从而造成了大量空投,以太坊发生堵塞。

图片 3

何一向《深网》否认了这一说法。她说,当时曾联系过亦来云的韩锋,不过“发现自己并不在他的通讯列表里。”

从Hiwa近日发布的一张宣传海报上,我们看到,成为Hiwa研究院合伙人,可获赠价值50元的火币的平台代币HT。Hiwa与火币,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奇妙联系。

这一矛盾在明星公链项目亦来云身上集中爆发。该项目由清华系创业者陈榕创办,同为清华系的币圈元老韩峰以100个比特币入伙。除此之外,亦来云项目还拿到了火币网的天使投资。

实际上,市场转凉,币圈大佬需要抱得更加紧密一些,才能互惠互利。

这个时间节点上,FCOIN的颓势渐显,成交量迅速滑落。整个6月,杜均在朋友圈多次公开为FCOIN宣传造势。

8月14日,FCoin宣布销毁所有未发行的FT,并启动FT通缩机制,由FCoin开启的“交易所2.0时代”,以交易挖矿的终止宣告落幕。

显然,杜均本人也不相信“常务节点”会优先推荐自家以外的项目。这从另一个层面佐证了上币项目审查制度本身的有失公允。

出走火币,拥抱FCoin失利

这让张健的虚拟货币交易所“革命者”人设显得孱弱。在最新的声明中,他依然未就“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问题给出改革方案。

图片 4

在传统交易所的运行模式上,金融中介机构代理个人投资者的买卖行为,撮合交易,这在客观上提升了交易所的作恶及造假成本,为投资者面前竖起了一道保护屏障。相比之下,在虚拟交易所的买卖行为中,中介机构的角色是缺失的,个人投资者直接与平台对接交易,平台的操作空间被放大。

曾经指点江山、论战不休的币圈大佬,似也自顾不暇,主动吆喝起自家项目,币圈的寒冬似乎真的来了。

公关明战 流量暗战

图片 5

7月2日,节点杜均在朋友圈发文称,节点资本退出火币超级节点,不再参与其HADAX任何项目投票事宜,并配上了一张竖起中指的照片。

近日,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宣传数字资产管理工具Hiwa,称其为继火币、金色财经、Chainup等之后,第五个自己担任联合创始人的项目。

回归到虚拟货币语境下,交易所自断利益倾斜通道的必要性尚不明显。在区块链项目尚未大规模落地的情况下,项目方薄弱话语权对交易所的威胁有限,这也从根本上给了交易所发挥强势资本的底气。

杜均再创业,力推新项目Hiwa

一周前,漩涡中央的FCoin创始人张健发文回应质疑,力挺自己一手打造的FCoin模式,声称该项目将来会回归社区,并且更加透明;8月6日,张健再次公开表示,自己不会跑路,社区化已经有了清晰规划表。

利益至上,Hiwa与火币关系密切?

这一举动会为FCOIN带来流量红利, 而平台本身也放弃了项目审核、筛选的义务,将风险转嫁给了投资者。

一个多月前,杜均在朋友圈宣称,节点资本即日起退出火币超级节点,未来将转向FCoin等交易所推优质项目。然而好景不长,FCoin“唯利是图”的玩法透支了投资者的信任,其影响力也日趋式微。

火币的公允性也在接受挑战。

图片 6

在FCOIN的资本版图上,丹华资本、时戳资本、节点资本、Zipper基金会位列其中。这些资本的另一重身份是区块链项目的基石投资者,分别对应的项目为Zilliqa、BTM、Zipper等项目。目前,这些项目均在FCOIN主平台上币交易。

FCOIN显得迫不及待,提前透支了本应低调的强势资本:既担任裁判员,又担任运动员。此前,“交易即挖矿”的创新给FCOIN冠上了革命者的帽子:它站在投资者的一方,对手是火币等传统交易所。

6月13日,FCOIN宣布交易量位居全球榜首,超过币安、OKEx以及火币之和。坐上交易量王位时,FCOIN失去了舆论宠儿的光环。自媒体《区块律动》率先发声,随后的一个月里,有关FCOIN无原则上币、利益倾斜保护、甚至作假牟利的指控的声音愈发强烈。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杜均再次创下办实业,FCoin的交易所变革注定退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