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回应退出Hadax,币圈冬天的冷

早期参与区块链投资的人,大部分骨子里都流淌着冒险家的血液,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可能知道将遇到各种艰难险阻,但是对于新大陆的渴望超过了恐惧。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本文内容来源三点钟火讯财经创世群,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第三期第七场大于、大象×赵东阁主经济学博士-大于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区块链产业资深研究者。阁主观察者-大象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火讯财经联合创始人、游离于圈内圈外,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偶尔也明真相的区块链路人甲。嘉宾DGroup创始人-赵东DGroup创始人,原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CTO,2012年退出墨迹天气团队。2013年4月,用1000万人民币起步资金闯入比特币世界,当年底个人资产迅速过亿,后经营国内最大规模之一的矿场。2014年遭遇滑铁卢,损失1.5亿、负债6000万。2017年偿还全部债务,7月创立DFund基金,专注数字货币领域的投资,截至2018年1月,DFund一期项目比特币净收益为620%(美元净收益为2543%)。今年,创建DGroup,DFund并入DGroup全资子项目运行。本文大概9668字读完共需10分钟从航海时代的地理大发现到今天的区块链时代,就像一艘出海冒险的海盗船故事。在冒险的过程中,单一的海盗船抵抗风险能力太差,所以需要逐步把自己变成一支舰队,一边冒险一边增强自己抗风险的能力。他曾经挣扎于生死的边缘,抱着千万不能死,要活到好日子来临的那一天的幻想,苟活过来了。对未来的信心和死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让这场冒险更富有戏剧性。而当前在他看来,之前做的OTC、DFund都属于打渔吃饱肚子的业务,并不是的宝藏,但是为了追求大宝藏而必要的谋生手段。这一晚,东叔跟我们谈了熊市、比特币价格、Fcoin模式、退出Hadax、投Xmax、币改……从“投机者”到“信仰者”,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请看实录。以下为访谈实录整理阁主大于: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火讯琅琊榜第三期在线访谈节目,我是本期琅琊榜阁主(之一)大于。欢迎本场嘉宾赵东先生!我就开始直接提问了。Q1大于×赵东﹀﹀﹀阁主大于:第一问,6月份,您在新加坡的论坛上演讲表示: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技术,而是一场革命,过往的、现在的、所有的经济结构,都会被区块链颠覆掉,由此区块链将会引发新的“大航海时代”。区块链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魔力,将如何颠覆经济结构?您看好传统企业或“古典互联网”企业的区块链和通证改造吗?(我预感今天晚上又将是一个史诗级的访谈。)嘉宾赵东:我认为区块链是一个新的记账方式。如果你读过历史,你应当知道。文艺复兴,大航海时代的起源地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为什么呢?因为在13世纪,佛罗伦萨的手工业者,发明了复式记账法。有一个经济学家叫熊彼特。为什么复式记账法,就是资本主义的代名词?也就是说。复式记账法产生了资本主义。现在,人类社会现在处于一个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状态。区块链是一个新的记账方式。根据以上的逻辑。我在想区块链,会不会引发一个新的生产关系?从而使得人类历史上产生新的,变革。阁主大于:我很同意您的观点。记账、对账方式看起来是小事情,实际上是反映了人类经济协作方式的巨大改变。嘉宾赵东:马克思曾经说过,当生产关系不能适应生产力的发展的时候,生产关系就需要发生改变,如果新的生产关系可以适应生产力,那么生产力必将发生突飞猛进的发展。从而使得人类历史上曾经不可能的事情成为可能。如果我们相信这个逻辑,那么,区块链必将引领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我称这个时代为区块链大航海时代。阁主大于:没错,数字经济的发展本身就推动了生产力的极大跃升,确实也需要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协作方式。嘉宾赵东:对于传统企业或者古典互联网企业,token、或是否能够改造成功,取决于他有没有改变旧的生产关系。也就是说,如果你还在用这个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做着区块链生产关系的事情,那么大概率是不会成功的。阁主大于:上一次大航海时代催生了复式记账股份制等一系列生产关系的创新,进而推动了地理大发现与全球化经济时代的到来。这一次的区块链大航海时代,同样是通过生产关系的变革,让人类有机会自由遨游在数字经济的海洋。数字经济的海洋将是更大更广阔的未知空间。嘉宾赵东:那么什么是区块链的生产关系呢?我们看看生产关系的要素是什么?一个是生产资料所有,一个是产品如何分配。如果在token化改造的过程中没有改变传统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和分配,那么就没有变革,有没有用Token都不改变本质。补充: 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生产资料私有,生产资料所有人掌握了分配权。而区块链的生产关系中,生产资料是公有制(属于token持有人),分配属于所有Token Holder。阁主大于:我非常认同您的观点,如果把企业的通证化改造,简单理解为一种股权形态的数字化改造的话,那恐怕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token和传统的股权背后代表的是完全不同的组织逻辑,您刚才点出的两点应该是其中差异的关键所在,非常精辟!Q2大于×赵东﹀﹀﹀阁主大于:第二问,最近Dfund 基金投资了很多娱乐、游戏类项目,而实际上,腾讯、小米、蚂蚁金服、360等也都推出或者在研发自身的区块链游戏项目。你认为区块链游戏类项目真正有投资价值的地方在哪里?这是否是区块链应用中最容易落地的场景?你认为区块链游戏类创业项目和互联网巨头是否在同一起跑线上?这类创业项目如何进行差异化竞争?嘉宾赵东: “你认为区块链游戏类项目真正有投资价值的地方在哪里?” 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根本上,要看哪些项目具有思想和革命的高度。所谓“革命”,我说的是“生产关系“的颠覆。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话,第一要看创始人,因为创始人在项目真正落地前是第一责任人。我们投资并不特别看重所谓的”赛道”。 现在有思想高度的项目太少了。我不得不承认,Dfund所投资的项目中,有一些只是短期投机的项目。区块链类创业项目,和互联网巨头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因为我们是来颠覆巨头的。阁主大于:有思想高度的项目,这个提法很新颖。好的区块链项目确实是要有一些思想高度的,甚至背后要有自己的哲学体系。起点并不重要,愿景和胸怀更为重要。嘉宾赵东:是的,小米加步枪胜于飞机加大炮,装备、资源可以劣势,但是必须站在革命的一方。共产党带领广大劳苦百姓,打土豪分田地,革命获得了胜利。我们今天新的创业者,也要想一想哪些人是土豪,我们要革谁的命。”土豪”,指的是代表落后的思想和落后的生产关系的既得利益者,比如今天的互联网巨头....阁主大于:人心聚,资源聚,力量聚。嘉宾赵东:今天的互联网巨头,当然就是既得利益方,被革命的一方。阁主大于:这个角度很值得深入思考。嘉宾赵东:想一想,我们每个人给互联网巨头贡献数据、贡献利润,凭啥这些数据、利润的拥有者不是我们自己而是归于这些互联网巨头呢?阁主大于:赵总最终用一个问题回答了我的提问,但是毫无疑问为我们开拓了看待区块链项目的全新视角。区块链项目最终能否胜出,技术重要,模式重要,背后的哲学最重要。嘉宾赵东:对,哲学最重要,技术、模式其次。阁主大于:能从一个关于游戏投资的问题引发到如此宏大的哲学思考,真不愧是史诗级对话。Q3大于×赵东﹀﹀﹀阁主大于:第三问,和去年相比,很多投资机构出手较少,进入项目管理期了,到目前为止,Dfund的已披露的投资数量较去年是少了很多,但是投资额却变大了。投资策略是否出现了调整?调整背后的原因有哪些?嘉宾赵东: 去年在市场早期野蛮生长期,项目供给量小于市场需求,随便一个项目都可以乱涨,这时候可以盲头。随着赚钱效应,进入市场的项目越来越多,优秀的项目也越来越多,这时候只有极少数项目可以脱颖而出,这时候应该少投资、重仓投资优质项目。另外,市场有自己的周期,市场不可能永远牛市(当然也没有永远熊市)。我们认为市场已经进入一个长达两年的熊市阶段,在熊市里更要少投资、谨慎投资,但是看中的好项目就重仓投资。阁主大于:所以您认为目前市场虽然是熊市,但是反而泡沫越来越大了?是说把那些不靠谱的项目挤出之后,市场才能反转吗?嘉宾赵东:牛市是泡沫生长的过程,熊市是泡沫破灭的过程。所有项目都可以涨跌,但是垃圾项目从哪里来就会回到哪里去,优质项目虽然也有涨跌,但是长期持有可以穿越牛熊。 当然,如何评判好项目烂项目,这个只能马后炮,最终胜者为王,市场说了算。阁主大于:哈哈 您很坦诚,胜者为王,历史说的算。嘉宾赵东:学习大自然的规律:大自然的资源是有限的,任何事物都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过程。死也是生,死者给生者腾出了市场资源。阁主大于: 周期是大自然最深刻的规律。Q4大于×赵东﹀﹀﹀阁主大于:第四问,据了解,Dfund 目前也在做一些项目的孵化,Dfund主要的孵化项目青睐于哪些方面,提供哪些方面服务?此前丹华资本、节点资本等一些知名投资机构都开始有孵化项目,这是否是投资机构以后的趋势?这是否也从侧面说明,市场上的实际落地的项目太少,“空气项目”太多了?嘉宾赵东:我们并不认为“孵化“会是一个成功的模式。我记得李开复老师做创新工场的最终结论是:好项目都是野生的,没有孵化出来的。 我们更倾向于做项目的”教练“,和项目一起成长,而不是”孵化“。温室里的花朵,不能抵抗大自然的严酷。阁主大于:您可否具体说明一下“教练”和“孵化”的区别?嘉宾赵东:教练做的事情主要是启发,关键的事情需要项目方自己独立完成。而孵化对投资方的依赖性更大吧,我们发现给项目方灌输思路是不对的。真正思想、思路要从创业者的心里生根、发芽、生长出来。我们对于这个过程,基本无能为力。我们只能去”发现“,顶多加以启发。阁主大于:看来您评估项目的核心标准,确实是项目的思想高度,其他的创意资源都可以配置、协调,但是思想确实是教不了、给不到的。而且试图去强行扭转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往往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嘉宾赵东:是的,以前我最看重团队的资源、技术实力等。现在发现这些只是成功的因素之一,并不是最关键因素。阁主大于:我感觉这种层次,这种深度的投资标准,恐怕也只能在区块链投资领域实现吧?嘉宾赵东:我看到了太多拥有优秀资源的创业团队的失败,也看到了很多一无所有草根创业的成功。思想变成哲学、哲学变成自己可以笃行的宗教,然后有坚持、才有成功。阁主大于:传统股权投资领域似乎没有办法深入到这种层次,这个背后的差异值得玩味。嘉宾赵东:我们处在一个伟大的新时代前夕,我们现在看到的事物,都是前人未曾想象、未曾所见的。阁主大于:所以需要全新的思想眼光、哲学高度去理解、去认识、去发掘、去探索、去开拓。赵东总的回答非常精彩,我也意犹未尽,可惜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能暂时退场,下面有请另一位阁主@大象 接力访谈。这段访谈的感受果然与众不同,登高望远,眼见一个崭新的美好世界。Q5大象×赵东﹀﹀﹀阁主大象:第一问:今年5月的时候,您表示:“熊市已来,不要幻想,现在是秋天,是反弹不是牛市,就像秋老虎不是夏天。冬天的冷,大部分新韭菜是没体会的。”7月10日您又在朋友圈发言,“2018年下半年-2019年整年,请谨慎加入“区块链行业”,因为会很‘冷’,除非您有100%把握您能熬到2020年,2021年。”您很早就预测了熊市的到来,背后的核心依据或思考规律是什么?您经历过上一轮熊市,冬天究竟有多冷,会有哪些现象要发生?对于数字货币的资产配置,你有哪些具体的经验可以分享给投资者?嘉宾赵东:见微知著,一叶知秋。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我看到秋冬的到来,只是因为我经历了上一个春夏秋冬,我知道夏天如何炎热,也体会过冬天如何寒冷。阁主大象:长达至少2年的漫漫冬季,想想都冷呀,你准备如何过冬?嘉宾赵东:对于市场的判断,我不敢保证自己的判断一定是正确的。我们要做好严冬的准备,但是如果春天很快到来我们肯定不怕,我们会过的更好。但如果我判断是正确的,我的判断可以让自己度过严冬。度过严冬的方式:节衣缩食,备好现金,做好最坏的打算,抱着最好的理想,坚持下去!阁主大象:冬季到来的核心依据是什么?还是已经显眼到无需找寻依据了?嘉宾赵东:从2013年至今,我看到太多人在这个行业来来往往,热的时候来了,冷的时候走了,最后一无所得。冬天是好的,会冻死大部分的害虫,给自然界腾出宝贵的生存资源。现在还不是冬天啊,现在只是秋天,偶尔还有点炎热呢。但是冬天真的快了。阁主大象:冬天来了,是一首歌……嘉宾赵东:如果你经常做交易,那么从资金面也能看到,新资金进场已经非常非常少了。市场大部分时间都是非理性的,当市场失去赚钱效应的时候,资金必然撤出,熊市(秋冬)就来了。阁主大象:在凛冬将至的背景下,对于数字货币的资产配置,你有哪些具体的经验可以分享给投资者?嘉宾赵东:短期的反弹可能是会有的。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比如比特币这样的核心优质资产,其实可以不动的。比如,2013年比特币曾经涨到8000人民币,后又逐步跌至900人民币,你那时候买了8000的比特币,可能会难过两年,可是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那么你现在一定是满意的。核心逻辑是,以长时间周期看,比特币上涨还有百倍以上空间,但是下跌最多还有90%的空间,上下概率不对等,赢率不对等,所以值得长期持有。当然,千万不要加杠杆(我曾经死于杠杆)。阁主大象:原来尝过痛的滋味……死于杠杆,又怎么活过来的?嘉宾赵东:如果你手头有法币现金,可以在慢慢熊市中逐步加仓核心优质资产。那时候,好的项目会变得非常便宜,这才是价值投资的逻辑。价值投资没啥问题,价值投资要素:1 好项目2 低估值3 高增长4 长期持有最难的地方在于: 长期持有。 因为不操作,是最难的操作,也是最好的操作 。阁主大象:长期持有就是信仰吧 。您说过,秋天是种冬小麦的时候,现在这个“秋天”,有哪些是适合播种的区块链“冬小麦”?您怎么避免上一轮“秋天”错过以太坊的教训?嘉宾赵东:比特币从诞生至去年的最高点,从10000个比特币买一个披萨,到一个比特币20000美元,涨了800万倍,属于长期高增长的核心优质资产。阁主大象:除了比特币还有其他项目呢?给大家多举例一些。嘉宾赵东:怎样判断”冬小麦“,又回到老于问我的问题上:创始人是否有思想哲学的高度。是否有坚定地信仰,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度过寒冬。阁主大象:哈哈哈,所以还得从根上去寻找解决方案。嘉宾赵东:我自己曾经挣扎于生死的边缘。抱着千万不能死,要活到好日子来临的那一天的幻想,苟活过来了。简单说,我靠的就是对未来的信心+死撑,如果死掉了,未来再好都和我无关了。阁主大象:恩,排除万难,共克时艰。Q6大象×赵东﹀﹀﹀阁主大象:第二问:7月5号,您发了一条微博:“我之前做的事情,比如当年挖矿、OTC、比如 DFund,都像是一艘孤立的海盗船,战斗力非常有限,无法抵抗风暴、极容易沉船、也走不远。现在开始做DGroup,远景是成为新大航海时代上一支战斗力极强、又具有抵抗风暴、不会沉船的舰队。近期经过内部的梳理、鏖战、头脑风暴,思路越来越清晰了。一切刚刚开始,幸甚!”为什么选择在熊市时机大展拳脚呢?方便透露下DGroup的计划吗?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追问一下:怎么加入这个能抵抗风暴的舰队?阁主大象:你这是公开表白么?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我想应该有很多有思想的创业者都想要问这个问题,所以一并追问。嘉宾赵东:我有个朋友说,牛市太吵杂,适合炒币。熊市安静,适合耐心做事情。马爸爸说如果你做事情看一年,90%的人都是你的竞争对手,如果看5年,90%的人都不是你的竞争对手,如果看10年,99%的人都不是你的竞争对手。我觉得你如果能看100、200年,那么你可能会成为史无前例的人物。我自己有没有那个眼光?我自己无法评判自己,只有我死后才有人能够知道吧。阁主大象:这么说,选择冬天到来的时候进入,就是为了耳根清净……不过要看100年到200年的话,功过都是后人评说了。方便透露下DGroup的计划吗?嘉宾赵东:有一部日本的动漫叫做海贼王,海贼王有一艘海盗船,他们目的地是One Piece,一个有无限宝藏的地方。那么为了去One Piece,在路上肯定是需要打渔、需要生计的。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为了打渔而打渔,我们不是为了做渔民,我们是为了去追求无限的大宝藏,我们所求甚大。我之前做的事情,大部分是生意,可以生计之后,就必须考虑更为远大的目标。阁主大象:这是典型的浪漫理想主义了。所以海贼王的粉丝也非常多。嘉宾赵东:出海是一定要冒险的,冒险就意味着做的事情不一定会成功,但是如果不冒险就一定不会成功。所以我有的时候把我们做的事情比喻成一艘出海冒险的海盗船。但是在冒险的过程中,单一的海盗船抵抗风险能力太差,所以我们要逐步把自己变成一支舰队,一边冒险一边增强自己抗风险的能力。像以前我们做的事情,比如·OTC、DFund在我看来都属于打渔吃饱肚子的业务,并不是的宝藏,但是是为了追求大宝藏而必要的谋生手段。不太方便现在透露业务,等到准备差不多的时候再透露吧,至少肯定不会是空气币。Q7大象×赵东﹀﹀﹀阁主大象:今年6月30日,您宣布Dfund即日起退出火币超级节点,不再参与任何HADAX投票事宜。火币COO朱嘉伟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他和您见面聊了此事。方便透漏一下都说了些什么吗?朱嘉伟称近期就在紧锣密鼓的准备HADAX2.0,希望通过更深度的创新,来构建新一个全新的HADAX贡献给行业和用户。届时,您是否会考虑重新参与?嘉宾赵东:我们和火币的关系一直不错,但是在hadax这个问题上的确看法不同,所以必须表达真实想法:退出。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关系和私人感情,所以第二天吃饭我们主要是沟通个人感情和说笑。我目前对hadax仍然抱着悲观态度: 因为火币的生产关系仍然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可能很难革自己的命。我这个人就是这样: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这不影响我们的关系。阁主大象:也就是说,不会考虑回头,不会考虑重新参与?嘉宾赵东:当然,如果hadax真的在生产关系、治理结构上做出了重大突破,我们当然不排除拥抱。Q8大象×赵东﹀﹀﹀阁主大象:第四问:关于交易所,Dfund上个月领投了主打“交易即挖矿+分红宝”的去中心化交易所OneChain ,而最近市场热议的Fcoin走的也是“交易即挖矿”的模式。如何看待这两家交易所的模式?“交易即挖矿”要想持续,其关键因素有哪些?需要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这种模式的交易所是否会打乱现有交易所的竞争格局?嘉宾赵东:不客气的说,FCoin之前的经济模式是一种旁氏模式,不可持续。作为一种临时的营销手段没问题,但如果不改变就必死。但是FCoin有一个重大启发,至少在生产关系上向前迈出了半步:生产资料虽然仍然私有,但是分配已经全民所有了。 我希望FCoin能把剩下的半步走好,就成功了。FCoin肯定是一个革命者,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Q9大象×赵东﹀﹀﹀阁主大象:第五问:距了解,截止2018年1月Dfund一期项目比特币净收益为620%,这算是行业中很高的投资回报了。有哪些投资标准?其收益率如此高的原因有哪些?嘉宾赵东:第一期收益高完全是因为运气好碰到了大趋势好,吃到了行业红利,并不是我们自己有多牛。我们第一期的主要逻辑是,项目那么多,何必投资空气币,我们主要投资一些有行业基础,能够快速落地的项目。实际上,过了一月份到现在,我们的浮盈就大幅度回撤了,我并不认为我们比别人牛,不是谦虚,是事实。阁主大象:那么,明星级的区块链应用离我们还有多远,为什么?嘉宾赵东:批评一下: xmx项目目前仍然属于空气阶段。但是我认为玉红有做好的潜力,这个项目风险目前太高,不建议大家冒然投资。不怕拆台,有一说一,我们做的不靠谱的时候,就得老老实实接受批评,承认错误 。阁主大象:知耻而后勇。嘉宾赵东:作为一个爱冒险的机构,我们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犯错误: 我们肯定会犯错误,我们也会为自己的错误买单。阁主大象:重申一下刚才的问题:明星级的区块链应用离我们还有多远,为什么?嘉宾赵东:借用元道老师的话: 区块链现在不是3.0版本,而是0.3版本。所以真正牛逼的项目,除了比特币,可能还早着呢。现在好比互联网的1994年,一切刚刚开始。阁主大象:基于大家提问的热情,我马上问我最后一问,就把话筒交给大家。Q10大象×赵东﹀﹀﹀阁主大象:鉴于刚才大家夸您的耿直性格,最后一个问题是:您曾表示“我自己最开始当然也是因为‘投机’入场,第一次抱着投机的心态玩比特币。”后来虽然因为比特币而经历了大起大落,您还是表示:“我仍然对区块链拥有十足的信仰。”从“投机者”到“信仰者”,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您觉得现在圈子里哪些人是真正的信仰者?如何确保您不是因为成为了最终的既得利益者而说自己信仰?嘉宾赵东:投机当然是为了赚钱,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只要不偷不骗不抢不要违法犯罪。我当然是为了赚钱而先投机接触比特币,然后开始认真学习比特币背后的哲学、逻辑。但是,投机太难了,我只是最后发现自己无法成为一个职业投机者。真正成功的职业投机者是非常非常罕见的。投机跑赢大趋势、大行情也是非常难的事情,因此不如傻傻的就做适合自己做的事情,放弃投机。阁主大象:所以,投机也是一种牛逼的能力。嘉宾赵东:我最近一直思考的问题正是: 如果说我们是革命者,假如将来我们革命成功,如何防止自己成为后面的被革命者。但是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好答案。 勉强回答: 不要以暴制暴,不要用一个新的中心取代老的中心,不要成为你讨厌的人。阁主大象:客观历史规律就是,大江后浪推前浪,没有永恒。听上去没准得复习一遍毛选,感谢东哥。嘉宾赵东:哈哈,毛泽东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长大了才发现真的需要学习。 是学习,不是崇拜。阁主大象:考验耿直的东哥,您觉得现在圈子里哪些人是真正的信仰者?嘉宾赵东:我的原则是要么不说话,要么只能说真话。如果说真话容易得罪人或者容易引得争议,我可以选择闭嘴。 最后一个问题保留吧,能不能不回答。火讯财经主编一丹:感谢认真的于博士和精分的大象,今晚提问很精彩。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想向东叔请教?嘉宾赵东:我也要感谢币看的创始人刘爱华今晚请我喝汾酒,让我可以放开胆子说真话 。阁主大象:是纠结的大象。火讯财经主编一丹:东叔,我刚刚就想问,您是不是又在喝汾酒了。嘉宾赵东:感谢于博士和大象的精彩提问,我觉得我回答没有你们问得好 。阁主大象:是的,不过喝的不够多,很多问题都理性的没有开口。自由问答环节群友×赵东﹀﹀﹀群友:求问DGroup招人么 ?然后招人什么门槛啊?嘉宾赵东:现在我们招人,主要看价值观是否一致,是否所图甚大,想不想一起去追求大宝藏。如果所图不大,我觉得和我们在一起可能走不远。欢迎大家!阁主大于:今天晚上访谈实录发出去之后,估计报名加入的人要排长队了。群友:东叔怎样评价Pai这个项目,目前很多区块链项目都会借着人工智能这类噱头进行包装炒作,可以认为还是炒空气,Pai这个项目是否符合冬小麦选育标准?嘉宾赵东: PAI项目创始人我接触很多,团队有相当的技术实力,所以获得了腾讯、软银的投资。但是否最终能够成功,我不敢冒然评价,投资有风险,愿赌服输吧。火讯财经主编赵一丹:感谢东叔今天趁着酒兴接受了两位阁主的访谈,这一晚,东叔跟我们谈了熊市、比特币价格、Fcoin模式、退出Hadax、投Xmax、币改……干货满满!阁主大于:非常感谢赵东总,今天晚上汾酒后吐真言,与我们进行了一次坦诚、深刻、睿智的对话,确实意犹未尽,每一句回答都值得认真回看和思考。

DFund基金合伙人赵东曾经因为投资比特币而负债千万,最后通过OTC业务,他的财富和人生从此翻盘。

而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张寿松最早是通过微博认识了区块链,并成为区块链投资圈最为神秘的大佬,本征资本合伙人庞华栋的故事也颇为精彩,从华尔街投行回国投身区块链,其坚信区块链终将颠覆华尔街。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 1

他们都经历过经济周期的动荡,见证了牛市下投资人的疯狂,也品尝过熊市下输掉底裤后的苦果,面对从去年年底开始一路走低的数字货币熊市行情,他们比其他新入场“韭菜”更为镇定。庞华栋认为数字货币市场是一个快牛慢熊的市场,预计熊市将持续到明年。

但正如Google、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均诞生于资本寒冬中一样,目前区块链发展正处于互联网早期,也正是孕育伟大区块链公司的时刻,对于投资人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找到区块链行业的革命者,或者成为革命者。

区块链变革:颠覆的不只是华尔街

2007年,庞华栋从MIT数学专业毕业后,就职于摩根大通的固定收益部门。但是不幸的是,不到一年即遇到了全球金融危机,庞华栋所在的部门因为巨额亏损而被关闭,他也被调到了摩根大通的风控部门。

庞华栋一直好奇,摩根大通作为一流的投行为何事先没有预测到金融危机的爆发,在查询过程中他发现风控部门早在前一年就预测到了房地产泡沫和金融危机。此后庞华栋终于明白,摩根大通最终没有做出相关预警的原因在于摩根大通作为中介机构并不承担主要风险。

而当2017年庞华栋因为运营中科大校友群而开始关注区块链时候,他开始被区块链技术所吸引,并预计区块链终将颠覆华尔街。

“华尔街现在的整个架构,其实还是架构在一个中介服务上的。从最基本的商业银行的借贷到投行的风险定价的强中介服务,这都是可能会被区块链颠覆的东西。所以如果区块链真的能够降低中介的成本,就一定会颠覆整个华尔街,硅谷也将可能会慢慢取代华尔街。”

庞华栋认为,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或许是避免下一场世界级金融危机的钥匙,而这也是促使他放弃美国绿卡和高薪回国投身区块链的原因。

同样看到这场变革威力的还有赵东,他认为区块链将替代原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并将带领人类进入新的历史进程,即区块链大航海时代。

“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生产资料私有,生产资料所有人掌握了分配权。而区块链的生产关系中,生产资料是公有制,分配属于所有Token Holder。对于传统企业或者古典互联网企业来说,token是否能够改造成功,取决于他是否改变了旧的生产关系。”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间涉及参与方利益分配以及新旧制度变革等问题。就在今年5月,赵东所在的DFund基金宣布退出火币HADAX超级节点竞选。

事情的缘由在于火币HADAX把超级节点分为传统VC投资人为主的常务节点和Token fund为主的优选节点,并规定上币的项目必须有至少一个常务节点的支持。

由于对节点规则变更的不满,赵东所在的DFund和节点资本等机构宣布退出火币超级节点竞选,赵东对此回应称,“我目前对HADAX仍然抱着悲观态度, 因为火币的生产关系仍然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可能很难革自己的命。”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人们对于区块链的热情,创业者们仍前赴后继地进行着生产关系变革的实验,其中尤以FCoin引起的关注度最高。

FCoin提出交易即挖矿模式,并将手续费所得的八成分配给所有交易参与者,这被赵东视为在生产关系上迈出了重要的半步,虽然FCoin目前生产资料仍然私有,但是分配已经全民所有了。

“FCoin肯定是一个革命者,如果FCoin能把剩下的半步走好,就可能会成功。”赵东表示。

据了解,Fcoin提出的币改实验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提出将启动主板C币改实验,去针对传统企业进行通证化改造,试图帮助传统企业实际业务的区块链落地,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项目都需要进行币改。

目前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区块链”概念股,无论是传统制造业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都宣称将区块链作为新的战略发展方向,蹭热度意图明显。

而还有一类公司,此前在一级市场中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获得融资或者后续融资,希望通过币改重新获得融资。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 ,此外行业中秘而不宣的一个秘密是,精明的古典投资人会推动此前发展状况不好的项目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融资,以便帮助其顺利退出,这似乎与币改的初衷背道而驰。

“如果大家指望着这是一个帮不太行的企业融资的平台的话,我个人觉得只会让行业雪上加霜,只会让这个熊市来的更长,只会让大家在这个市场上所有融资能力和流动性变得越来越假,越来越难。”

中关村天使联盟秘书长徐勇称,真正有价值的币改项目其本身应该具备很好的用户基础,适合进行token这种经济方式落地的项目。

快牛慢熊的时代







像每一个新兴技术都需要经历类似于Gartner周期曲线一样,目前的区块链行业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期。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首次回应退出Hadax,币圈冬天的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