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利时代将终结,市面上的交易所

这段时间,每天打开手机,与交易所相关的事层出不穷。老玩家吐槽新玩家变相高价ICO,新玩家说老玩家不理解。当然,相比这些,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朋友圈的“中指”则是火药味最浓的——直指老玩家HADAX独裁。

一度成长在灰色地带的交易所将开始一条不断洗白,以及与监管合作的道路。一旦美国监管政策落地,华尔街资本入场,牌照申请的速度卡位战将引来全球交易所格局的再一次洗牌

图片 1

《财经》特派记者 刘泓君 | 文发自硅谷

如果说FCoin 的横空出世是新玩家们的热身,那么杜均这次和HADAX的决裂,则意味着新玩家们开始装载“弹药”,要进行一场彻底的实力比拼。

凭借着“交易即挖矿”模式,FCoin推出后半个月,交易量迅速问鼎全球交易所榜首;在比特币熊市下,它的平台币FT上涨了100倍。

杜均在朋友圈表示,节点资本将联合超级投资联盟,把优质项目推送给以FCoin、Bgogo为代表的社区自治型交易所,免费上币,同时会力推节点资本所投的10余家交易所改变营收和经营模型。 据悉,在FCoin 创业板正式公布上币项目中,节点资本投资的项目共17个。

从诞生到成为全球顶级交易所,FCoin只用了不到一个月。这种蹿红速度,无论在传统商业还是在加密货币的世界中,绝无仅有。

杜均投资的一家媒体这样评价道:“他的行为,刚刚好卡在了行业发展关键节点,而且背后底气十足。”

被指控刷单、价格操控、堵塞以太坊,是行业“毒瘤”还是伟大的创新者?

他的底气是否十足很难评判,但交易所的“战事”将不断升级。

FCoin从诞生第一天起就毁誉参半,一些人盛赞这种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模式是伟大的创新,另一些国际投资者正打算以集体诉讼的方式把它送上法庭。

第一战役:争夺优质项目

当这些中国背景的交易所正在新模式下如火如荼争战时,全球监管最严厉的美国,交易所正开始一场合规化的大战,传统股票交易所Robinhood宣布杀入加密货币领域,免除所有的手续费。

数字货币行业发展到今天,一场新的升级正在进行,区间集称之为:

此外,美国西部时间7月16日,有消息报道Coinbase取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收购三家证券交易商,可以在监管下提供证券化代币。

“项目升级”

加之其他多重利好消息,比特币价格涨至7400美元,涨幅高达10%。当Coinbase发言人向彭博社澄清并没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收购,只有SEC几名官员进行了非正式讨论之后,比特币立刻停止上涨。

过去通过发空气币来“割韭菜”的模式将会逐渐退出行业,而那些能给平台带来价值的优质项目或者说优质币将会成为各家交易所争夺的焦点。

Coinbase创建于2012年,2015年成为美国第一家有牌照的比特币交易所。按照今日交易所流量的排名来看,它都未必能进入榜单前十,但它的举动却足以影响币价。

一方面是因为行业发展至今,用户的认知也随着行业的发展不断成长,靠迅速ICO然后割一波韭菜的模式很难普遍的行之有效。

根据CoinMarketCap榜单,起源于中国的交易所币安、OKEx、火币稳居前五,同样诞生于中国的后起之秀FCoin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冲入第二。如果排除全球排名第一,只做期货交易的比特币交易所BitMex,华人交易所垄断了全球交易所流量榜单。

在Dead Coins的网站,列出了所有已经死亡的这些加密货币。到目前为止,该网站认为超过800种加密货币数字已经死亡,这些加密数字货币现在毫无价值,交易价格不到1美分。

交易所是区块链食物链顶端的肥肉。根据CoinMarketCap网站统计,截至7月中,全球共有11844家交易所,上线1649种加密货币。曾有人计算过,按照交易所的增长速度,全球平均每天诞生20家-50家交易所。

Dead Coins网站上列出的“死亡币”

一边是中国交易所正在影响全球区块链行业,它们在一个扭曲而充满机会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一边是以Coinbase为代表的美国交易所,它们一开始就与监管密切合作,任何新的监管谣言都足以动摇市场。伴随着种种争议,整个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行业竞争陷入白热化,无论中美。

图片 2

交易所的春秋战国时代

                 图片来源:Dead Coins

每次监管政策的调整,都带来中国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更新换代,监管成为影响行业格局的最大变量

一组数据更为直观的反映ICO融资的情况。根据CoinSchedule的数据,2月份过后,每月通过ICO的融资金额正在下降。而这一趋势和基础币比特币、以太坊的整体行情趋于吻合。

比特币经过十年的发展,交易所排位战已经发生了三轮变化。第一批交易所起源于2011年,以交易比特币为主,中国的比特币中国,以及位于日本的Mt.Gox都属于此类,这两者分别因为监管被收购和黑客事件不复存在;第二批华人交易所起源于2013年的大牛市,以火币、OKCoin为代表;第三批交易所起源于2017年,它们诞生于加密货币百花齐放的时代,以币安为代表。

ICO 美元融资情况

一个月前,FCoin正在新一轮的币币交易中,以挑战者的姿态冲入主流交易所的视野。

图片 3

如果把时间拉回到四年以前,2013年比特币的涨势如同刚刚过去的2017年,主流媒体与社交网络都充满了币价飞涨的新闻。那一年年中,连续创业者李林与徐明星,分别创建了火币网与OKCoin。当时,李启元刚刚担任中国最老牌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的首席执行官,它创建于2011年,2013年融资之后进入黄金发展期。

     单位:百万美元  数据来源: CoinSchedule

疯狂的进场者引来了监管部门注意,2013年11月,因为央行的一封《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不允许交易所接入银行系统。老牌交易所响应政策停止银行接入。随后,火币免除手续费,短时间大量用户涌入;OKCoin通过“保证金交易”吸引了大量用户——用户只需要很少的钱,就可以投注大量的比特币。这一轮大牛市中,交易所新秀各自出招,迅速成长壮大。

图片 4图片 5

但2014年开始,比特币价格一路下跌,整个行业陷入漫长的熊市。加上全球第一家交易所Mt.Gox因为黑客事件破产,交易所业务雪上加霜。

数据来源:非小号

李启元回忆那段时间:2014年到2016年都是熊市,比较困难。此后,他们还在平台上尝试矿池业务、卖比特币筹码等勉强活下来,直到2015年才开始盈利。一位早期入场者回忆当时的交易所盛况:“2013年的时候,全球所有交易所都收手续费,中国交易所上来就不收手续费,兑币返币,充钱返钱,也是价格战,一堆玩不起的交易所都死了,最后剩三大家。”

另一方面,整个行业处于熊市,交易所的日子也不像从前那么滋润。仅以比特币为例,据CoinDesk的数字,去年比特币交易价格曾创纪录地达到近2万美元,但自那以来,比特币交易价格已经大跌了约70%。

熊市之后,在比特币迎来新一轮牛市之前,当时华人交易所形成比特币中国、火币、OKCoin三分天下的格局。

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与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的大幅下跌几乎如出一辙,许多人把数字货币当下的情况类比为当年的互联网泡沫。

2014年,张健创建的区块链数据查询网qukuai.com被火币网收购,他随之加入火币,后来成为火币的CTO;也是在那一年,赵长鹏加入OKCoin,成为OKCoin的CTO。那时,火币的营销,OKCoin的技术,都在业内首屈一指。此时,这两位CTO不曾料到,在比特币下一轮牛市中,他们的这段经历正在奠定下一代交易所的风格,他们创建的新公司会成为交易所战争的主角。

于是,争夺优质项目成为各大交易所的焦点,特别是处于行业寡头的交易所,将会竭尽全力寻找好的项目,以维持自己交易所的流量。这有点像电商发展时,各大平台纷纷和线下的传统品牌“拉帮结派”,形成自己的护城河。

去年是加密货币生态蓬勃发展的一年,比特币价格从2000美元一路飙涨逼近2万美元,在比特币、莱特币等一些主流加密货币之外,ICO的爆发引发了众多入场者,新一批的交易所竞争开始了。2017年,云币率先上线以太币,通过ICO单日交易量一度挤进世界前三;赵长鹏于2015年离开OKCoin后,在2017年7月份推出了币币交易平台——币安。

所以,此次节点资本离开火币系说是杜均和李林二人关系的决裂,到不如说是行业发展到目前的使然。

“九四禁令”被看做是中国币圈的转折点。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叫停ICO,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9月15日,国家监管层下令关闭所有虚拟货币兑换人民币的集合竞价交易。禁令导致中国交易所大洗牌,最大交易所比特币中国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率先出局。火币、OKCoin纷纷关闭自己的场内交易所,甚至开始绝望地清理股份。

“后面更多的项目,将会越来越依赖传统的互联网的升级,特别是大量的应用类项目。火币为此加大了传统的VC项目的权重。”一位业内专家如是说道。

当一些中小股东先行清算退出之时,出海成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希望。10月31日,火币网推出Huobi.Pro提供场外点对点交易,OKCoin合作伙伴OKEx推出C2C交易新产品,正式开始了“去中国化”的道路。

为此火币把投票上币的权力进行了分级,项目如果想上交易所必须有一个常务节点作为支持,否则会被清除。火币的超级节点的情况如下:

在九四禁令以前,币安在币圈里只是众多中小交易所的一个。由于最早就立足国际化战略,服务器设在国外,并推行币币交易。这次禁令,是指虚拟货币与法币之间的交易平台,只是禁止在中国境内的虚拟货币场内交易。由于币安不涉及法币交易,受此禁令的影响最小,它屏蔽中国用户的IP地址之后继续开放,后又从香港转战日本,而一些用户在国内交易所关闭之后正寻找下一个栖息地,一时间大量用户流入币安。火币、OKCoin反应过来,开始布局海外市场时,一个月的时间,币安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常务节点: 邀请制。这类节点包括:真格基金、比特大陆、FBG、丹华资本、Draper Dragon、Hashed、Kenetic、分布式资本、北极光创投、九合创投、策源创投、险峰长青、火币资本共14家。

从一名华人程序员到执掌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赵长鹏用了六个月。当他穿着黑色卫衣登上《福布斯》封面时,他的加密货币净资产高达11亿-20亿美元。

优选节点: 申请审核制。这类节点包括:BlockVC、创世资本、Dfund、Linkvc、涅槃资本、 Nortide Capital、Crypto Trade、梅花想象力基金、节点资本、双花资本、币信资本、Krypital group、峰瑞资本、加密愿景、赋能资本、Alphacoin Fund、星辰资本、水木金融科技基金、科银资本、共识资本、维京资本、了得资本、一致资本、Tfund、Blockchain Ventures、数链资 本、回向基金、裂变资本、龙链资本、比升资本、Ducapital 共31家。

这种关键时刻“逃避监管”的全球化思维,与赵长鹏过去的经历有关。他从小在江苏长大,加拿大国籍,1997年大学毕业后,就在从事交易所系统工作,曾在日本、纽约等地工作,称自己为“世界公民”。

一位互联网行业战略家向区间集分析道,火币之所以吸引传统基金进来当常务节点,是因为他们优质项目较多,直接“包装”一下就可以直接上交易所进行ICO,节省了传统基金孵化项目需要经历天使轮、A轮、B轮……到最后IPO套现需要的时间。一个需要及较为优质的项目,一个拥有较为优质的项目但是需要套现离场平台,二者有着天然的契合。

2013年,在一位德州扑克牌友的介绍下,赵长鹏进入比特币圈子,他卖了一栋上海的房子,全部用于投资比特币。赵长鹏居无定所,现在已从日本搬到中国台湾。一直到今天,币安地址仍是迷一般的存在,赵长鹏告诉《财经》记者,币安员工分布在全球30个-40个国家。

如此,自然不难理解HADAX的选择,毕竟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但是,仅有优质项目还不够,交易所接下来要“修炼”的是内力。

币安最近两个季度利润分别高达1.5亿美元、1.6亿美元,远远超过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的1.46亿美元。此时,币安只是一个拥有250名员工,成立一年的交易所;而德意志银行,是一个拥有148年历史超过10亿员工的传统金融机构。

最近24小时成交量 

币安的这种收入能否持续,交易所的暴利时代是否会终结?刚刚成立的FCoin闯入,更加剧了变数。

图片 6

伪装在模式创新下的营销大战

图片来源:非小号

一场自称为模式创新的营销战术,成就了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但也被众多从业者质疑刷量与高价ICO

第二战役:深耕治理的时代

FCoin所谓的“交易挖矿”模式,将80%的手续费通过它的平台币FT返还给用户,同时取消上币费用,这种新的商业模式,打掉了原本交易所最赚钱的两项收入:手续费与上币费。除了返还交易手续费,推荐好友还有20%-30%的返利,同样以FT代币返还。

对于交易所最重要的事情,恐怕很多人都认为是“技术”,毕竟过去发生的那么多事例都在证明这一点。从2014年2月“门头沟”被攻击,到最近的6月20日Bithumb交易所被黑,似乎外在风险是交易所最大的敌人。最近,一位朋友的交易所因为技术实力不扎实,结果不得不停机维护。

通俗地说,在这个平台交易,不仅免手续费,还可以赚钱。

图片 7

这种商业模式具有创新性,短期内,60倍、100倍的价格涨幅,让FT代币成为币圈熊市下一个亮眼的百倍币。

图片资料来源:区间集整理

张健在火币担任CTO的那两年,正好是比特币行业低谷的几年。那时,同事评价他是一个“说话有点着急”“封闭思维”的CTO,如今他在媒体面前口才出众,转变之大令人错愕。

可是目前市面上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千余家,如果技术是壁垒,市面上也不会出现这么多交易所。实际上,对于主流的交易所而言,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防范外部攻击风险方面也有一定的实力。所以,区间集认为,接下来对于交易所而言,将是一个深耕治理的时代。

这是FCoin能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他拥有一个强大的智囊团,个个深谙营销之术。在早期为交易所贡献了诸多核心决策,比如节点资本与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建议他设立上币的决策委员会;币圈红人宝二爷建议首先在FCoin上线BNB,这是币安币首次出现在其他交易所上,这些颇具“挑衅”的行为,都为FCoin吸引了足够的注意力。

比如,一些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可以轻易地接触到用户资料。有专家介绍,在实际运行中如果按照日本的监管要求,运营人员和客服并不能够随意查询到用户资料,一般应该按照用户提供的信息,比如订单号,来搜索订单的状态等对应的用户所需信息。

但上述模式被赵长鹏理解为“高价ICO”,赵长鹏也认为这个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交易的手续费是100个BTC,百分之百分红给付钱的人;同时平台会再增发20%给介绍他们的人,作为介绍手续费;同时平台再增发100个BTC等值的平台币给团队解锁。假如有人刷量100个BTC付掉,解锁的量是220%平台币。220∶100,所以拿到币的人就会马上卖掉,比谁卖得快。

但现在一些交易所使用第三方搭建的管理系统,这个系统在后台就是一套数据表,虽然不能导出,但无法防止截图、拍照等方式直接窃取用户资料。如何管理好内部人员将是摆在每家交易所很现实的问题。

“现在价格每天都在跌,偶尔跌到谷底稍微反弹一下,是正常的市场反应,但是弹不起来。这个模式刚开始包装的很好,想通了就没法玩。”数据显示,FT一个月内暴跌了约80%,从6月13日的1.25美元下跌至0.24美元左右。

火币创始人李林最近也发朋友圈坦然,半年从200人到1100人,管理没有跟上。当人拥有没有监管的权力以后,就会变得“官僚”,这是人性。Hadax原名为“火币自主数字资产交易所”,正是期望通过社群治理代替团队少数几个权力拥有者的治理机制,尝试交易所运营的透明,公开和社群化。4个月过去了,规则调整了近十个版本,不得不说现在还是不太好。

“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把交易量做上去,都是虚的。”当提到交易量时,李启元并不愿评论这种模式。

以这次节点资本和HADAX冲突为例,两家就是因为上币权问题闹得不欢而散。目前数字货币交易所上币主要有两种方式:审核制、投票制以及两者结合在一起。其中,投票制里包括用户、项目方、平台委员会等各利益相关方的权重。

除了商业模式和币价大涨,FCoin所宣传的流量,被业内许多人认为是通过“刷单”完成的。

5月主要交易所上币模式

在一个名为“FCoin API”的电报群,群里公开讨论刷单与API接入。当《财经》记者问及FCoin的交易量是否属实时,一位量化基金创始人称:“既是真的,也是假的,又有哪家不是交易机器人呢?”

图片 8

“他们的交易架构里,把一个API无限制开放给开发者刷量,而一个正常的交易所底层技术架构应该是撮合交易。”一位海外交易所创始人点评称,“如果是刷量的系统,需要考虑有足够的服务器去支持这个量,这是设计框架唯一需要考虑的点;撮合交易,除了要支持以太坊ERC20的币,还要开发支持其他主链的币,系统会更复杂。”

 图片资料来源:区间集整理

当《财经》记者问及张健机器人交易与用户的比例时,他以“太忙了没有统计”回应。

随着“交易挖矿”模式的兴起,以及免费上币规则被主流交易所开始接受,交易所作为平台的价值收益将主要来自社区,来自自身平台币价值的回馈。而如何协调好社区的各方利益,设立出一个长期可持续的投票模式,并不是一件简单事情。

一位国外投资人称:“自从有了中国的这些交易所,很少有专业人士去看这个榜单排名了,业内人都知道是刷量刷上去的。”

火币的HADAX项目之所以不断受到人们的非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像杜均所言不断地改规则。虽然每次更改规则都是出自对于项目方、用户的保护,实际上核心还是围绕着让其平台币(HT)能够有稳定的收益。在这种思维下,不论HADAX如何更改规则,可能很难实现平台利益、项目方利益、用户利益达成一致。

“为了维持尽量多的FT代币,FT代币的价格一直被机器人操控。让大量新人加入,从机器人手中接盘。”一位国外投资者在Reddit上发帖称,“我已经与FCoin的员工与志愿者联系,他们没有否认我的质疑,一些人承认机器人交易,承认FCoin背后参与操控价格。虽然我不会公布信源,但是我已经准备好把对话记录提供给法庭。”在美国,已经有用户准备发起对FCoin的集体诉讼。张健回应称不会介入交易,都是市场行为。

图片 9

尽管质疑重重,OKEx与币安依然选择了跟进。6月20日,币安宣布将联合1000家交易所合作“交易挖矿”计划,锁定10万枚BNB,参与成员将获得币安在数字资产交易领域的撮合系统、管理系统、冷钱包、热钱包、资金清算系统和全球多语言客服支持。这是币安在OKEX交易所宣布之后,发布了一个完全一样的声明,只是将数据从100家改到了1000家,50万OKB改成了10万BNB。

HADAX修改规则举例

此时,距离FCoin的推出不足一个月时间,大交易所在跟进,成百上千家小交易所在抄袭。

倒是FCoin最近推出平准基金、资产保险币FI等或许是接下来交易所思考的方向。这种把传统金融模式引进到数字货币交易所,从侧面增加平台收益来源,比简单修改上币规则无疑要高明许多。但这里依然有一个的问题,即监管的合规性。

Bibox创始人王万宁说,“火币、币安、OKEX都有危机感,应该如何去应对,你出一百个我出一千个,搅乱这个市场。如果100家1000家真扶植起来了,有十几家做的好,再导量到我的平台,我还是立于不败之地。”

FCoin 交易所主要币种成交 FI 位于第四名

“一周以前,我还没有想那么清楚,模式大家都可以抄,长期竞争还是要靠产品。”赵长鹏告诉《财经》记者。公告发布之后,有上百人找到赵长鹏希望能够合作此模式,但他没决定要马上合作。

图片 10

赵长鹏的微博说,要把“资金盘”的水搅浑,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商业模式真的能够动摇现有的交易所格局,他会先扶植身边的“小弟”。

  图片来源:非小号

无论是来自于同行还是用户,大多认为FCoin的商业模式聪明,但操作手法争议满满,且绝大部分人不认为商业模式会成为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通过营销吸引流量后,最重要的还是执行力与运营。

结语:何日才能为自己正名

中国特色式上币?难以摆脱币圈大佬干扰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暴利时代将终结,市面上的交易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